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偶然刷出了官方认证的新企划??????各位来品品盖亚这个三罐发胶捋不平的可爱不良少年人设😚
和雷伊情侣装瞩目????
(绘师微博:@ 蛋吉仔仔仔仔仔,单纯搬运)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盖亚君❤️
官方一度篡改了日期设定,可我只认同今天。

你是指引我度过漫漫长夜的灯塔,无论春风得意还是绝望欲死,只要能注视着你就很幸福了。

从今往后也会继续喜欢你
不会有哪天停止喜欢的!(x)

—— 2018.4.23

P1P4超绝可爱的挂件图by:咩野

【雷盖】一辆战损车(前)


# 蝎子号任务后续
(科普:摆脱欧比组织控制的盖亚被雷伊所救)


# 考虑到本人欠了一堆债
优先码群投票,笑不出来.jpg





雷伊轻叹一声,输入了电子门密匙。


他感受到银发男人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肩头,“硬扛着身高体型与自己相仿的男人横跨大半个帕诺星系果然不是什么易事。”对方微弱紊乱的呼吸声更是火上浇油,令他焦躁不安。


昏迷状态的盖亚仍未放下警惕,随他刻意放轻的动作微微皱眉,双臂却无力耷拉在身侧。


一场恶战落下帷幕,佐格上将还在满宇宙追捕出逃的强力战俘,这所隐蔽在荒木中的安全屋是他们最后的藏身之所。这座safe house曾被赫尔卡殖民主义广泛使用,室内设施应有尽有,只是现在也就剩下他会去了。昔日盛兴耀眼的装饰早已暗淡,积灰现象还不算太严重,年久失修的灯管也被某滥用技能的雷神强行点亮。


他为盖亚脱去碍事的围巾和战甲,小心翼翼将对方搬至床上。


当雷伊直视起盖亚精壮的身体上遍布的伤痕时,紧张感噌地攀上心头。大多数时间久远的伤口早已结痂,少数则沾上了尘土,抗议似的往外渗血。左手腕粉碎性骨折,双腿因为膝关节脱臼呈现出不自然的青紫色,堪称凄惨。除此之外体温也明显不对劲。“该死,”雷伊罕见地失态爆粗。


医学常识再差也该意识到精灵自愈系统根本不可能发出这种热量,分明是高烧。


他何曾见过盖亚屈居弱势?


五百年来他们只见过两面,每一次盖亚都以刀枪不入的狂傲姿态闯入他的赫尔卡星,打破他寂寥平稳的生活节奏。


记忆中的那双赤红色眸子张扬又不失理智,不可一世的目光如同强大到能够拿下世界,也不像他人描述的那样清冷残酷。


他享受和盖亚电光石火、招招致命的交锋。无关输赢,那实实在在带来了活着的快感。


后来,他欠他一次。


艾里逊正是看中这点才会肆虐操纵盖亚的意志。雷伊不愿承认当他对海盗杂兵铿锵有力地放话“我要秒杀你”时,他的嗓音都被仇火亦或是什么不稳定情绪所烧灼。


他的宿敌此时此刻却身负重伤、安宁且毫无防备地卧在床单一侧,时不时发出隐忍的气喘声,每个举动都能牵动他的理性神经。雷伊准备出消毒的基础用具,沾着碘酒清理那些狰狞的创口。


“……雷伊?”盖亚疲倦的声音不乏诧异,好似光是念出这个名字就已消耗了他的心力。他下意识地回避对方忧心忡忡的目光,浑浊的血红色眸子为了适应光线轻轻眯起。


“抱歉,把你疼醒了?”


“你治疗技术真是差劲。”


其实进屋后意识早就恢复了,只有话到嘴边变了味。


听到久违的恶言恶语,雷伊立即换上了宽慰的笑。他想开口询问欧比组织的内情,但考虑到自家宿敌过剩的自尊心只能强行咽回去。张开的口型迟疑片刻,最终缓缓道出一句“欢迎回来。”即便远离了这扇门便是腥风血雨的战场,他们也曾是彼此的救赎。


“……根据犀牛号航线,他们已经开过赫鲁卡星的界限。我全程被关押在艾里逊的地牢里,对他们飞船结构不了解。但是迪恩傍晚预定了A6会议室,你随便派个跟班去装窃听器估计还来得及。”银发男人情绪复杂地用气音念出一连串有效情报。“另外,寒暄台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不顾大局的**守护神。”


雷伊还来不及在脑中过滤海盗老巢的内情就自感五体投地。这就是盖亚,永远在思维电波上与他同步的读心者盖亚。他闭紧双眼,再次睁开时感受到平稳的电流被掌握在自己手中似千军万马,语气坚定而柔和。


“以古老行星的守护神之名为誓,我不会再让你为了我命悬一线。”


“那还真是多谢了。”


盖亚用玩世不恭的语气回敬他。


侧腹伤口传来的疼痛愈发锐利,意识也模糊不清。


他就像只被禁锢的幼兽,颤颤巍巍地淌着骄傲的血,直到第一次对上了那明亮的祖母绿眼睛。





TBC.




大概1500字我写不下去了orzz 虽说爽文但我写得一点也不爽甚至感觉到了欧欧西。想表达的是原作战联成立前,雷伊给盖亚递橄榄枝,最终改变了格斗系游者的人生轨迹。

下次更新应该有车!要给他们提供个干柴烈火床上打♂架的契机真难【表面仇人了解一下?

BJD私养(依旧是Dz灰鹭)让自家娃cos的盖亚

其实去年九月底随手拍完就忘发老福特了😣



光线背景都很乱很潦草

请不要刷“像女孩子”之类的言论谢谢。



◑ A线 = 一期动画

-为师父之死负责 竭力搜寻无尽能源的雷伊

-智商一时下线被蒙骗 满世界追杀雷伊的盖亚

-战神联盟未成立


◑ B线 = 架空世界线(请参考剧情)


大致梗概:被追杀到走投无路的A线雷伊不得不和盖亚殉情,再次醒来后却套路地抵达B世界线的故事。就两条线还挺好认啦XD


—————————————————————

01.


“我不需要听你解释什么,“

残垣断壁将男人映衬得单薄,他的肩膀不由地出于愤怒抑或是期待而颤抖。

“只要你还大祭司条命来,一笔勾销。”

“听着,盖亚。” 雷伊怔怔地直视着那双酒红色眸子怒斥自己,直视他单手搭住另一条上臂发动招式,语气中却写着从容: “我绝不会还手,但我希望你能认清事实。”

“事实是你在扭曲真相!你随手就抛弃了赫尔卡,也从没考虑过我。”

银发男人的耳膜被仇火烧得生疼,某个声音撬动了他的内心。

宿敌,宿敌,将死之人。

杀了雷伊,尊师所受的痛苦便能得到解脱。

杀了他。

盖亚塑造的某个影分身在主人意志操控下贯穿沙场。盘旋的利刃刺向毫不还手的雷伊腹部。四处肃杀的氛围,被卷起的强气流,山崩地裂。

硬生生挡下一击的雷伊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 祖母绿色眼睛里隐约闪起凛冽的光:

“抱歉,但我不能就这样离去,放任你被蒙在鼓里。”

“闭嘴!”

“为什么不认真起来?!你不是想赢我吗。”这是盖亚此生第一次歇斯底里地冲他咆哮,就连在手中聚集的石破天惊都无处发泄。

雷伊舒然闭上双眼,指间的血腥逐渐晕染开来。

绝路逢生时,他那颗经历过数千次历练的精元*被紧握于掌心。浅金色的精元熠熠生辉,穿透沙尘。

“如你所愿。”

他笑望盖亚,将精元点燃。若不出意外下一秒他将和盖亚结伴而行,去向另一个世界。

白光包裹四方。

他本以为这便是一场闹剧的终结。








*私设:精元是所有精灵的生命核心,里面收藏的能量是该精灵实力的体现。万里挑一的雷神SAMA的精元自爆大约能带走大半颗星球。


———————————————————————


02.


这里是赫尔卡闹市,车水马龙一如昨日。

雷伊出神凝视着脚下的柏油路,不可思议地眨眨眼,好像上一秒那里还铺满他和盖亚的血迹。与此同时几个陌生面孔不怀好意地瞪过来,示意他赶紧把自己从路中央挪开。

自己的生命不是落幕了吗。

好像没法用科学解释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紧握衬衫纽扣的拳头太过用力,以至于那颗金属制的精致配件从白衬衫上脱落,哐当一声敲响地面。

他打了个寒颤。他随即闯进身旁的电话亭,才发现自己根本是个没钱没卡没财物的三无青年。紧接着他又用心如火燎的语气说服了某个路人借给自己手机。

最初他拨通了赫尔卡总部的求助电话,结果刚表明身份就被对方强行挂断。一次未果之后他凭印象拨通了盖亚的号码,传来的却是忙音和停机提示。

迫于无奈只能把手机还给原主,再三道谢。

那人察觉到他的沮丧,临走前同情地塞给他几张纸钞和一句“good luck dude.”

雷伊感激地鞠过躬。这下至少有地方能去了。

犹豫片刻,他兜兜转转地叫了辆出租车,往老地方去。









——————————————————————

构思已久的鸡血长篇,也算是发泄下对官方动画草率设定的不满。大纲已完成(x)缓慢更新中

没事脑一下莱盖莱的相处模式,完全写不出想要的效果( •̥́ ˍ •̀ू ) 未完。就那么几百字的后续也憋不出来,我还是继续咸下去吧。

㐃非常有病的小对话。饿死坑底的雷盖厨求点梗!!!!!只要不触雷我都试着写(号哭)

斯德哥尔摩恋人

其实这是我小号…【怂】认知上像是俩月前码的,没想到已经一年半过去了> <

NYG:

*艾盖,路人盖

*Seer拟人

*年龄限制有,甚

*此处的艾盖指的是艾里逊X盖亚,而不是艾辛格

*监禁调教。时间设定在雷盖战后盖亚被海盗兵团俘走并囚禁

*如果接受得了重口度那就开始吧ʕ •ᴥ•ʔ


Part 1

盖亚半趴在铁笼的边缘,腹部如同即将被撕裂的疼痛感令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他有些脱力地眯着眼,却依旧能够露出一丝酒红色的瞳眸。

六月的末期,自己…是在决战时从海盗手上救下了雷伊那家伙的吧。

真是糟糕啊,在那之后便被囚禁到这样一个阴森的地方。因为伤口没有及时进行处理,现在的身体也像是被开了洞一般绞痛。


突然传来往这个方向的脚步声,而盖亚也已经对这样沉重的响声习以为常。在刚刚被俘的那几天,每一名海盗杂兵都会到他的关押室里晃一圈,好似是为了显摆战神被自己踩在了脚底下。

“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哦,不要紧吗?”

今天来的人,似乎有些特殊。暗橙色的碎发遮在那张有着岁月痕迹的脸上,流露出嘲讽的气质。
盖亚用仅剩的理智缓缓将身体撑起,以一个狼狈的姿势瞪了过去。

那人就是蝎子号的统领者,亲手将昏迷的他带走的艾里逊。

“所谓战神,便是用来欺压的吧?”面前的大叔挑了挑眉,俯下身与盖亚对视着。他的轻浮更让盖亚有一种无法挣脱的无力感。

“哼……雷伊他……一定会找到这里的。”盖亚咬紧牙关,艰难的挤出一句话。然而没想到的是艾里逊直接选择了无视,慢步走到他的侧面。

艾里逊边用食指轻戳了身体上的伤口,边在他耳边轻声挑衅到:“不想要变得更加难受的话,战神殿下就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来比较好。”

“我盖亚是绝对不会……服从于你们!”盖亚捂住涌出脓血的伤口,强忍住眼角出于疼痛的泛红。意识变得更加稀薄。艾里逊阴笑了一声,从宽大的口袋里掏出药盒,再连同水一并塞入盖亚的口中。

“盖亚你知道吗。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便想要得到你。”

—————————————————————
—————————————————————

睁眼的时候疼痛感已经没有那么尖锐了。在狭窄的软床上,胸前和腰间插着寥寥几根试管,四肢也被橡胶缠绕着无法动弹。

刚才被强行灌下的应该是催眠药,盖亚这么猜想着。身上散布着一股乙醇的刺鼻气息,血也勉强被止住,只是指尖还残留着猩红色的淤泥。哼,难道是那群老怪物同情心大发么,我不需要他们的同情。

盖亚已经想象过自己在囚笼中死去的模样。尽管还维持着尊严,不过总归没有在沙场上战死那样孤高。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依赖于雷伊了。他自嘲的轻笑了一声,不知不觉眼眶里泛出久违的触动,最终湿润了。

来到这样寸草不生的阴暗环境中已经将近一周了,他却第一次敏感地拥有着自己的情绪。

他自始自终都不算坚强,只是作为为战斗而生的精灵,不断用“不能在敌人面前哭”这句话来自勉而已,那是他特有的固执。

盖亚的肩膀轻微的颤抖着,依旧无法接纳自己的脆弱。肩膀被捆绑住了连拭去眼泪都做不到,令滑到唇前的眼泪顺势滴落。可恶,原来是那么咸的东西吗。

“怎么,发现自己无法摆脱成为海盗精灵的命运,所以一个人在哭鼻子吗?”

然而艾里逊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那一刻现身。盖亚竭力别过脸,防止对方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

“有些东西,不用在宇宙统治者面前隐藏就好。”

艾里逊则直接无赖地大步跨到病床中央,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盖亚的大腿上。不可否认,身经百战的他却依旧拥有着白嫩的身材肤色,简直是难能可贵的猎物。

当盖亚缓过神时,一种难以置信的厌恶感由心而生。“快把身体挪开……放……”

刚脱口,双唇便被对方强行地堵住。艾里逊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贪婪地吞咽着更多口腔内的液体。盖亚并没有反抗的空间,只能任凭对方燥热的吐息吹上自己的双颊。

啊啊,对方并没有真正满足,而是用力地啃咬住了盖亚的上唇。两人唾液交缠。

热烈的拥吻持续了久矣,直到艾里逊享受够了便停止了啃咬,留下一道银丝不断延伸直至断开。“唔… ”盖亚呜咽着,因为缺氧咳嗽了两声,接下来就感受到了空荡荡的胃中有什么东西迅速上升直至流出。

“吐了吗。”艾里逊递过纸巾,帮面前满脸潮红的人擦拭着嘴边残留的痕迹。盖亚的嘴唇因为刚才粗暴的啃咬而溢出了血珠,艾里逊难免有些手下留情地抚了抚他的脸颊。

完成了全部的善后动作,那人一如既往踏着笨重的脚步声离开了。

“战神殿下,这也仅仅是第一天哦。”



Part 2

被羞辱的经历将睡意吞噬殆尽。透过金属墙瓦之间微小的缝隙,盖亚能勉强感受到白天的到来。

他强迫自己的感官忘记这里潮湿阴凉的环境,昨日的绝望,以及艾里逊呼出的温热气息。尽管如此,只要他还被禁锢在这个地方他便无法预知到自己的未来。他紧闭双眼,远处传来蚊虫般嘈杂的议论声。

“盖亚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伤口彻底恢复了吗?”是艾里逊的声音;盖亚想象不出自己得到了那个令他反感的大叔的关心。

“虽然还没有,不过现在注射已经没问题了。”意料之中的居心莫测。

注射指的是控制精神令自己成为他们的傀儡吧。盖亚苦笑了一声,料想到了他们的决定。

最后的他默念道,就此挣脱吧。

——————————————————————————————————————————

“只要你恳求几句,也许就能为你准备食物。不然你就会死在这里哦。”

艾里逊站在他面前如此挑逗着,“对于强大的精灵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死法。”

“杂兵真是一如既往的恶俗啊……”盖亚搓紧双拳,扔出了傲慢的语句。与此同时,他却忐忑着对方下一秒可能会有的行为。

“确定无毒之后,就戴上这个吧,否则会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哦。”


———————TBC—————————

[旧文搬运]EVER FOR U


( 战神联盟除盖亚的全员死亡梗 )

( 完稿于2014年9月,首发精灵盖亚吧 )



 --- 没有你们的世界,毫无意义。


 --- 但是我会相信你,直到一切终结。


PART 1


一切起因都源于此,盖亚又开始做梦了。


他怅然若失,甚至无法判断周围事物是否真实。


白光折射在墙壁平滑的表面,就在他费尽全力触碰那道微光时,它却被贯穿一切的纯白色空间吞噬。


周而复始,就连窗外迷离孤火也无法传达半点温度。


青年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几缕火焰般的赤色刘海粘在一起,遮盖了原本就是空无一人的视野。


双颊苍白到几近透明,瞳孔却蒙上了疲倦。


他梦见了刚刚过去的那几个小时。如影随形的记忆涌上大脑,瞳孔也渐渐随之充血。




-




凌晨03:45分,火灾。


原本清冽纯洁的雪花之中燃起了瘆人的光点。


当在外独闯江湖的战神脱去外壳,露出普通少年的模样。


当他拖着伤痕累累的步调,回到曾经温馨的公寓时,原以为他们会如同往日微笑着迎接。


然而结局是他一开始不会料到,也不曾想过的。


那时映入眼中的只是血红色刻骨残忍的场景。


那一刻,他疲惫到连失控的力气都不剩了。



-


就算及时解救出伤员,一切也回天乏力。看着五座纯到渗人的病床被推入一个宽敞的房间里,少年将头枕在纯白色的急救室大门上。然后伴着喧嚣世俗的议论声,缓缓入梦。


没有哀嚎哭泣也没有任何感情的流露,他是那样骄傲。


如果过路人再观察地细致一点,便能感受到他睫毛上颤动着的绝望。


一切只能托付给命了。少年的双眼依旧紧闭着,表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狰狞。


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


-



十九个小时以前,哥哥死了。


直至最后一刻,他浸染着赭红色血迹的嘴角仍然挂着一丝温柔的笑容,就如同他每晚对盖亚说晚安时一样。


只是这次,少年没能等到自己被喊起床的那一刻,只是看着他的躯体覆上一层轻柔的冰霜。


「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晚安了。」


……


十五个小时以前,布莱克和卡修斯也去了。


他们躺在洒满柔和清新的玉兰花瓣的木棺当中,黑色的斗篷边缘与浅蓝色的领口分别插上一支凄凉绽的百合花。一黑一白的两只鸽子展开双羽,要许下心愿一同去向没有悲伤寂寥的天堂。


「 出完柜下一步不应该是结婚吗,你俩混蛋情侣还欠老子一顿喜酒没还呢。」


「 小卡,还有闷骚黑毛怪,求你们活下来…… 」



……



十二个小时以前,他们的队长也没能幸免于难。


银发少年不停摇晃着他的臂,只希望对方能够抬头。只希望雷伊用往日爽朗的双目回应。他甚至觉得两人之间的胜负都不再重要了。


然而在他面前无时无刻存在着的却是只属于死亡的气息。


「 小时候你反感打架,我却总想取悦你输给我的模样。其实你这么睡着的样子挺可爱的,但是我堂堂战神从不趁人之危。我要你全力以赴。」


「 所以醒来好吗,雷伊。」


「 我们明日再战。」



……



八个小时以前,他所深爱着的红发少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执行抢救的护士小姐说,患者求生意识非常强,对世间还有所留恋,奇迹没能发生真是可惜了。


他跪倒在她艳红色、玫瑰般的长裙上,最后一次将手背垫在她的脑后,俯身亲吻她已经僵硬苍白得额头。她已永远不会抬头。


「 。」


……



三个小时以前,火彻底熄灭了。唯一的曙光似乎也一起消逝于风中不留痕迹。


城市里最大的医院很快被大波大波闻风赶来的记者所围堵到水泄不通。


【战神联盟集体葬身火灾唯独一人生还。】


诸如此类报道占据了当天所有新闻的头条。


倚靠墙壁独自睡去的少年早已失去了知觉,身躯麻木。被禁锢的那颗心脏微弱地运动着,无法逃脱,也无从释怀。


失去他们,比死更令人感到苍凉。


「为什么……离开的凭什么是你们……」


凭什么对于我来说最最重要的你们。


银发少年闭上双眼。


脸庞再也回不去从前的血色。





PART 2





我也曾经幻想过何为死亡,我亲爱的盖亚。那或许仅仅是身躯坠入黑洞,视野失去色彩。


但是我没有想到过如果有一天你们都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是何等残酷。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是那么自私地想要活下去,幻想着……


对不起,盖亚,把你留下了。




-




「那个唯一的幸存者——他已经不再是战神了。」


昔日总是讨人欢喜的经理和联盟策划们在灯光下讨论着什么。盖亚躲在会议室门后静静地听他们一字一句地说着,刘海将视线变成了一片模糊的血红。


「那么是时候执行D计划了吧?」中间领头人神情肃杀。


「咦,你真的要引进那几个新人?」最左边一个系着盘发的女人惊讶地后退一步。


「只有这个办法了。他们四个比过去的战神联盟强太多,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出场……」


门口的少年搓紧双拳,肩膀轻轻地抽搐起来。然而身为战神的自尊心不会让他再继续听下去。


他闭紧双眼,径直转身,忽视麻木的双腿和沾染上灰尘的银白色发尾。


记忆里的声音忽然直线地涌上大脑,欢快得让人窒息。


「你们是最优秀最强大的组织-------战神联盟,也是我们的守护神。」


「所以……」


接着声音开始戛然而止,取代而之的是空灵般的声音。


阴暗面。


「我不会允许你们安息。」


然而这才是事实:最初的满腔热情渐渐淡去,早已消失不见。可悲的是我仍未察觉。


「你只不过在自欺欺人而已。」


「你从来都不是战神,只不过是公司赚钱的提线木偶,宇宙维持和平的工具。」




-



之前围堵在医院记者两天里便零碎散去,五天便踪影全无。不过在盖亚看来这样也好。已经再也不需要也不想和他们纠缠。


就在自己走神的那一刻,窗外却传出了一丝动静。是几只看上去弱小的精灵坐在草地上互相对话。话题反反覆覆都没有换过。



“喂,你们有听说现在吵得非常火的那个新出的新闻吗?”

“是有关于战神联盟的那一场火灾吗?”

“嗯、没错啊……我过去还是他们的FAN呢。”

“据说他们好像都受了重伤。”

“你说战联会不会有事啊?”

“希望他们不要有事。”


“他们不可能有事的吧,毕竟他们可都是大英雄哦!”





当最后一只精灵的话传入盖亚的耳中的时候,声音似乎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回声如同涟漪一圈一圈地在平静地水面上漾开。





“……他们不可能有事的吧,毕竟他们可都是大英雄哦!“

“……毕竟他们可都是大英雄哦!”

“……大英雄哦!……”



终归平静。



盖亚的心中开始翻腾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真正可怜的是这样的一种人。


他们追捧着、用尽一切去守护所谓的光芒,却从未明白这一切都是残忍的让人憎恶的假象。








TBC.









(写在后面)





应该不会有后续了。


不负责任扔下当年的后续脑洞:盖亚在精神崩溃时分裂出了人格2号——艾辛格,并与他交流回顾战联各位在世时的点点滴滴。起初他们是交心好友,直到理念不同决裂。盖亚无法振作,艾辛格为了让他走出阴霾,放火烧掉了战联的包装公司,为逃罪再次踏上旅程。最后一幕是盖亚被艾辛格吞噬了,去迎接雷伊他们。


三年多以前的黑历史,还拿去参加过亚吧的文赛,如今翻到十分怀念。当时正值初一中二期,独自身处异乡,又对淘米官方的所作所为感到不满,才发泄式地码出这篇文。


曾以为盖亚只是我人生中的沧海一栗,现在看来真是立FLAG(笑)我果然最爱最爱他了。


文笔虽繁复幼稚,但衷心感谢原赛圈小伙伴们带给我的珍贵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