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风円】图书馆

*某次深夜60分产物//从微博上搬过来

阴雨中的旧图书馆;円堂依稀记得他生前并未来过这样的地方。他只是用毕生在追逐着足球,努力让喜欢的对象将后背托付给自己------直到他在充满泥泞的场地上倒下的那一刻。

书房内的装潢是简练的北欧风。寥寥几座书架的顶端不协调地陈列着几尊青铜雕塑。円堂不自在地行走在狭窄的过道间,双颊被青蓝色的阴影所斑驳。

就这样走到唯一存有书籍的木质框架前。円堂隐约觉得膝盖前开始生疼。低头发现原来那里有一道不知何时刺伤的、能够剥夺一名足球运动员上场资格的深痕。

円堂却选择放任不管,“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已经死去了对吧。”他调侃地耸耸肩,瞳孔中穿梭着苦涩感。

打开柜门的一刹,円堂甚至感受到一种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内部落满木屑,堆积成一副早已被废弃的模样。紧接着的是放大的瞳孔。

像这种地方……真的有风丸努力传达给自己的东西吗。

就好像冒险一样。记得两人极小的时候,也有一起冲进铁塔广场森林迷了路的探险经历。在童年时期遭遇绝境的时候,比起幼稚的自己,果然还是风丸更加可靠一些。就算只是感受到对方温和的鼻息,也能够立刻变得安心。

球队的新手套也逐渐沾染上了灰尘,而控制他的那双手却颤抖着垂落下来。或兴奋或焦虑、又或许是因为一种久别未重逢的遗憾,円堂面部的表情轻微的狰狞起来。心跳时胸口的重量好似皮筋被笔直地拽起,再猛地反弹回,周而复始。

无可形容。那感觉就像円堂四岁那年第一次翻开祖父的笔记一般,无法轻易地散去。
记得很久以前,他也曾和风丸一起看过伊坂幸太郎的作品所改编的悬疑小说。那时候两人靠在暖炉旁直盯着电视,一起疑惑并感叹最后揭示真相时反派的疯狂。

而那种扭曲的情感,竟然显现在了自己对风丸的眷恋之中。

书柜的正中央有一本保存还算完好的笔记,円堂颤抖地把它抽到地上,接着缓慢地捡起。可怕的直觉告诉了円堂那便是他所寻觅之处。


明明死神在他闭眼前的最后一刻,答应他回到这里必须遵循的条例是:
1.他不可以与任何人交流
2.他不可以久留
3.所有的生命与生命力都会变得不可视。

他却感受到了从中散发出的柔光。
风丸正站在他的面前,円堂所希望的仅仅是自己的大脑不要拆穿这样一句谎话。

考虑到时间问题,円堂迅速地翻开了那本笔记。因为年代的关系,里面甚至夹杂着活生生的蜘蛛标本;他猜想着那只可怜的昆虫一定是不小心误入歧途,被书的重量压扁了。円堂同情地把已无形体的蜘蛛抖小心落到安全的地方。

“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円堂。”
四周被带有温度的气息所环抱。円堂闭上双眼,心安起来。


“かぜまる。”















直到最后。
他都没有翻到笔记中对方想要传达的文字。

眼前恍惚昏暗起来,连图书馆标志性的吊灯也摇摇欲坠。自己的时日也许仅剩下最后几秒钟了吗?円堂已然知道了答案。不可视的空间里,他却又一次见到了风丸。

“呐,在那个年代久远的图书馆里。有我想要传达给你的东西噢,円堂。”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