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宗拓/宗京】アオソラ 01

*杜撰的架空设定/自我满足
*OOC可能有
*BAKA系新生代模特井吹&经纪人京介一起让评论家少爷神童拓人黑转粉的故事

重写ver.

01


明亮狭窄的室内空间与光线下惨白的帘布,以及被接连不断的支架所支撑起的镜头。它们所汇聚成的

即是在那位高挑的青年眼中,一成不变的光影。摄影棚的模样一如既往,似乎与喧嚣如同天生不会触碰到一起,彼此回避。偶尔有灯影掠过,投入在工作之中的staff们也只会匆忙遮掩,直到休息时间的到来。

“今天的工作真是糟糕啊……”

井吹迅速地用毛巾反复搓揉着一头沾满矿泉水的银白色短发,不顾及在迅速的过程中自己凌乱的刘海;归功于杂志主办的 精妙创意,新生代模特井吹宗正先生最终还是在浇灌下拍了一个上午的写真。更加令人无奈的是这几张写真不仅与封面毫无关联,甚至是作为杂志读者福利而发放的赠品。不过至少是数一数二的杂志。年轻的模特们在作为主角的附属品之后,也应该对这样的圈子有所了解。


“看到井吹你这幅模样,果然只有在阳光与水滴的交错下熠熠生辉的运动系少年才能够夺人注目啊。可惜那些少女在看到你的一头乱毛之后估计心都要碎了。”打扮随意的摄影师故作掩面,善意地嘲弄着。井吹站在原地,面带愠怒地回望过去。


高中三年顺利出道时的耻高气扬果然还是被回报得淋漓尽致。

 

突然有谁用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井吹习惯性地扭过头,脸上愠色未消。看到了自家面不改色的经纪人站在面前,很快便收敛了不甘。

 

“别放在心上,我遇到过比你待遇更加糟糕的平面模特。”

结合过去的经验来看,那人对这次代理的工作并无怨言。他扶了扶黑色边框的办公用眼镜。说完之后他倚靠在墙上,专注地用指尖在平板的荧幕上滑动而过,井吹无所事事般直盯着剑城深蓝色的侧影。在旁人看来这或许算是不礼貌的行为,井吹却觉得无妨;他对自己的经纪人剑城京介的印象,除去果断的工作效率与带有磁性的低沉声线之外几乎为零,而对方看起来也并不是容易相处的类型。

 

虽然比不上自己,不过剑城的身材的确很高挑。浅金色的眼眸似兽瞳,同时透过侧面也能看出脸部精致鲜明的轮廓------井吹用目光仔细扫过的同时,甚至萌生出“这个人要是不作为不抛头露面的经纪人,而是井吹宗正同行的竞争对手会怎么样呢”的想法。而剑城早已察觉到了浑身上下异样的目光,抬头与之对视。

 

井吹带有心虚地看着那人将平板举到他面前。当他看过对方手中下次的服装安排后,才反应过来,接着嘴里含糊地说着谢谢。剑城则是平静地接着递上事先准备好的、飘着热气的纸杯。

---------------------------------------------------------------------------------------------------------------------------------------------------


井吹与剑城过去同是雷门中的学生,而贯彻他们整段中学时光的便是足球。而井吹更是拥有一段在篮球队中活跃的经历。

 

然而初中毕业之后,井吹因为先天的资质和父母亲鼓励的因素而出道成为平面模特。最初,少部分的名气是来自于初三那年无意之间投稿的翻唱作品。而剑城却因为伤病与足球无缘,提前将着重点专注于学业。提早成为了职业经历,并且拥有比井吹要深几年的履历。

关于剑城身边的细节,那时的井吹几乎一无所知。两年之后的他听说剑城与足球之路背道而驰时优一学长的反应和天马的牺牲等等,也已成后话。

两人过着与预期截然不同的生活。在演艺圈中似苟延残喘地挣扎着、挣扎着,直到彼此熟络。

 


“我们过去是在同一支球队的,だろ?”尽管只接触过寥寥几面。

 

井吹被琥珀般的视线所萦绕。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移开目光了,“你是怎么知------”

 

“在翻阅代理资料时发现你曾经是雷门国中的人。”剑城摆出一丝浅笑,接着目光望向桌上一叠文件夹。

 

介于对方对自己似乎没什么印象,井吹的瞳孔因为遗憾微微下垂。为了掩饰这种微乎其微的细节,取代而之的是习惯性的爽朗笑容,“嘛、的确是啦……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不熟而已。”

“总而言之,以后作为合作关系请多多指教了,剑城。”


-------------------------------------------------------------------------------------------------------------------------------------------------

排版即是强迫症的噩梦;;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