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京白京+原创歌词十五题(安利成分高

歌词15题__原题


1.[ 喉口被撕裂般的真实触感。
你正站在理性的深渊中微笑。] ——《砂上》




2.[若是见到了什么,相信了什么。你便能到达我的所在之处。] ——《Adam》




3.[骤雨停歇下来,若是化作一片汪洋,你也会沉溺其中吧?] ——《狐ノ嫁入リ》




4.[幽深的黑暗拆散了你我;幽深的黑暗让我们再度相见。] ——《紙飛行機》




5.[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曾经怨恨你所遇见的未来。你的声音,温暖,态度,以及所有一切。]——《オレンジ》




6.[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不知不觉地改变着世界;若你拼命飞翔,或许也能够触碰到阳光的身影。然后辗转着,优美的,化作灰烬。]
——《lost butterfly》




7.[怀抱着荆棘,伤口也逐渐生疼。我在呼吸唷 ,在呼吸你面前甘甜的空气。]
——《泣いてる獸》




8. [终电后的无人街道,一个人的影子却反映着两个人的悲伤。仅存的几秒里,请用你的手拥抱我吧。] ——《楔》




9.[没关系,没关系的,不强忍着也没关系,我会与你一起哭泣。因为是你揭开了被自己忘却的我。]——《ピエロ》




10.[追逐着不断延伸的夏天,想要遇见樱花色的你,误以为这条路会毫无间断。]
——《君がくれた夏》




11.[直到最后,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离去。这样的我存在于世上,为什么会令你绽开笑颜。就算悲伤欲绝想要消失,也没有道别的理由。]
—— 《自傷無色》




12.[如果没有相遇,我们都将是单独的个体。]
——《SPICa》




13.[尽管令人困扰,我却亲吻了你,在无法终止的沉稳雨中。撕心裂肺的呼喊涌入了下水道,随着雨停之后的你一起背道而去。]
——《rain stops,good-bye》




14.[为什么我们会相遇呢。精疲力竭的每一天,就这样潜移默化地来到了你的身边。]
—— 《未来》




15.[仅存3秒钟,就能表达仅仅给你的话语。只要3个文字,就能诉说出将你俘获的话语。]
—— 《S・K・Y》

(可自取,不过估计没人要orz

-------------------------------------------------------


☆5.[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曾经怨恨你所遇见的未来。你的声音,温暖,态度,以及所有一切。]——《オレンジ》
-

升上高一的那一年便是白龙做出缀学踢球选择的 开端。京介在初三教室看到对方转学过来时的欣喜,逐渐被突如其来的潮水覆没得一干二净。

“喂、我要回神之伊甸训练足球。这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冷言相对。

这句话随后的五个月里,白龙与他断开了彼此的所有联系。两人都是固执而又高傲的性格,自然不会因为一些恋人未满的柔情而怠慢自己在足球界的未来。

记起曾经约定中的结局,与之相对的回应却已经无法再由任何一方实现了。已经无法再无法在无法再无法再无法再继续注视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对方的身影了。

那是长期徘徊在京介脑中的一个想法。几杯纯粹的社交香槟酒,也已经达到了能够稍微麻痹神经的作用。

京介回想起自己憧憬的豪炎寺前辈曾说过“足球是会让人感到害怕的”。实际上在更多的时间里,他确实是怀抱恐惧去踢那项贯彻自己一生的运动。

每当触碰到球即将射门的一瞬间,他似乎能够感受到每一片场地上与白龙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中所有的笑容与怨恨。那种感觉过于真实——
如若对方夹杂着体温的鼻息。



心脏沉重地敲打在球服左侧,这种温暖虚伪的幻觉却并未停止。然而冗长的时光却毫不留情地将两人的羁绊践踏出血迹,似残忍的士兵,用纤细的长矛将看似厚重的盾牌刺击粉碎。

在那之后不知过去多久,神之伊甸的午后一如既往。然而这样的声音却彻底地失去了任何回应:

【喂、你要永远地和我一起踢足球啊——只有你是我认可的。】

【无论是高中,大学,还是毕业以后……我想要存在于拥有你的所有一切的世界。】

——来自于两人得到泪水祭献的,
永眠的恋情。

END.


-------------------------------------------------------

☆9.[没关系,没关系的,不强忍着也没关系,我会与你一起哭泣。因为是你揭开了被自己忘却的我。]——《ピエロ》
-

白龙曾是方圆几千米内著名马戏团的joker。遮掩内心、传达笑容便是他除了繁复的杂耍之外唯一的工作。他的名气几乎在狭小村镇中无人不知。

“他便是无论如何都不袒露真颜,也能让所有人感受到真实欢乐的一名小丑。”

在他第17场循轨出演的过程中,小丑习惯性地垂眼观察着整齐座位上排列着的一名名观众。有些人全程轻松地观看着,笑得眼角泛泪;有些眼神钦佩地大声欢呼,向舞台上丢抛艳丽的无刺蔷薇。

唯一不再一如既往的,是坐在中后排让人过目不忘的高挑身影。如此地与众不同,让杂乱的笑声、欢呼声都在充斥悲伤的表情中戛然而止。

观众席上皮肤晶莹,神色凝重,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深蓝发少年。纤长的手指与宛如泪痕的下睫毛。他与他周边的氛围与原本辉煌喧闹的夜场与世隔绝,令小丑不得不为此动摇。

小丑骑着红黄相间的单轮车踩在光滑的钢丝上,观众为高难度的动作纷纷鼓掌;小丑顶着球在聚光灯的照耀下轻盈地穿过火圈,观众为高危的表演震惊感叹;小丑用手指夹住飞镖,短短半秒便将表演参与者头上的苹果射穿,观众佩服于纯熟的技巧;

他却依旧无动于衷,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深夜将至,马戏棚内的人群零零散散地离开。大约半小时后,整个棚内除了互相慰问的工作人员与那名少年外没有其他。小丑无可奈何地奔走到他的座位前,与少年面对面,透过妆容展露出微笑。

“发生了什么难过的事吗,看到你一直都是一副空虚可怕的表情。难道我的表演还没达到你的标准?”

“不,并不是你们的失职。是我自己家里的原因,谢谢。”

少年琥珀金的瞳孔里有一丝渗人的高贵气质,与带有磁性的少年音色成反比。礼貌而又冷漠。

“那你就告诉我啊,不能和我一起欢笑吗。”
小丑对于他的态度有些动怒,可是面具妆容依然还是灿烂的微笑。

“……”深蓝发的身影有了些许犹豫,接着缓缓地说着,“因为一场意外,我剥夺了兄弟的未来。本应该赎罪的,可是却来到了这个地方,理所当然的无法合群地快乐。”

“毕竟……明明是我的错误,哥哥却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东西。我是无法变得幸福的。”

小丑有些哑口无言。出于礼貌,他先向少年道了歉,接着俯下身从正面吃力地轻吻少年的前额。触碰到带有发胶质感柔软发丝的白皙皮肤,他戴着装饰品的鼻尖开始酸楚。

“神保佑你们这对兄弟。希望你们得到应有的幸福……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客人。你应该同我一样,不沾染半点悲伤与罪过……”

小丑吃力地抵住喉口的哽咽,直到少年冰冷地再次开口:“为什么在安慰我的同时,你也要隐藏自己呢?光鲜亮丽又如何,技巧高超又如何,只是你的伪装罢了。”

“没关系,直视你的孤独吧。你可以享受、可以肆意大笑;你对于命运并没有任何亏欠,与我不同。”

少年这么说着,声线也开始苦涩。只是始终没有落下泪来。小丑强行地牵扯出一个微笑,没想到这个坚硬的动作却引得少年觉得阵阵可笑。

看到少年眯起眼,身上死气沉沉的气氛消逝了。小丑的某根神经却好似被触碰到一般,透明的泪水迅速地垂直落下,无间断地沾湿对方的衣领。因为哭泣的缘故,脸上厚重的色彩被斑驳,终是露出了精致的半边脸。原本被画成十字的双眼也透着原本深邃的暗红。

卸去了浓重的掩饰,小丑的双眼些许泛红。少年抓住他的左手腕,轻松地将他拢入怀中。紧贴着少年衬衫后灼热的心跳。

“没关系的……或许这才是真正属于你的模样。”属于小丑的谎言外表过于悲哀,令人难以接近。

“我答应你。”白龙轻轻地勾住深蓝发少年的食指,“作为代价,我命令你不必一个人去承担所有过错……请与我一起欢笑。”


[魔法一般,虚假的小丑,最终还是消失了。]

他抬起脸,接着迎面贴向面前少年的下唇。


END

(土下座)能看到这里真是十分感谢!希望没有太潦草x之前发过因为强迫症删掉重发了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