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雷盖】一辆战损车(前)


# 蝎子号任务后续
(科普:摆脱欧比组织控制的盖亚被雷伊所救)


# 考虑到本人欠了一堆债
优先码群投票,笑不出来.jpg





雷伊轻叹一声,输入了电子门密匙。


他感受到银发男人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肩头,“硬扛着身高体型与自己相仿的男人横跨大半个帕诺星系果然不是什么易事。”对方微弱紊乱的呼吸声更是火上浇油,令他焦躁不安。


昏迷状态的盖亚仍未放下警惕,随他刻意放轻的动作微微皱眉,双臂却无力耷拉在身侧。


一场恶战落下帷幕,佐格上将还在满宇宙追捕出逃的强力战俘,这所隐蔽在荒木中的安全屋是他们最后的藏身之所。这座safe house曾被赫尔卡殖民主义广泛使用,室内设施应有尽有,只是现在也就剩下他会去了。昔日盛兴耀眼的装饰早已暗淡,积灰现象还不算太严重,年久失修的灯管也被某滥用技能的雷神强行点亮。


他为盖亚脱去碍事的围巾和战甲,小心翼翼将对方搬至床上。


当雷伊直视起盖亚精壮的身体上遍布的伤痕时,紧张感噌地攀上心头。大多数时间久远的伤口早已结痂,少数则沾上了尘土,抗议似的往外渗血。左手腕粉碎性骨折,双腿因为膝关节脱臼呈现出不自然的青紫色,堪称凄惨。除此之外体温也明显不对劲。“该死,”雷伊罕见地失态爆粗。


医学常识再差也该意识到精灵自愈系统根本不可能发出这种热量,分明是高烧。


他何曾见过盖亚屈居弱势?


五百年来他们只见过两面,每一次盖亚都以刀枪不入的狂傲姿态闯入他的赫尔卡星,打破他寂寥平稳的生活节奏。


记忆中的那双赤红色眸子张扬又不失理智,不可一世的目光如同强大到能够拿下世界,也不像他人描述的那样清冷残酷。


他享受和盖亚电光石火、招招致命的交锋。无关输赢,那实实在在带来了活着的快感。


后来,他欠他一次。


艾里逊正是看中这点才会肆虐操纵盖亚的意志。雷伊不愿承认当他对海盗杂兵铿锵有力地放话“我要秒杀你”时,他的嗓音都被仇火亦或是什么不稳定情绪所烧灼。


他的宿敌此时此刻却身负重伤、安宁且毫无防备地卧在床单一侧,时不时发出隐忍的气喘声,每个举动都能牵动他的理性神经。雷伊准备出消毒的基础用具,沾着碘酒清理那些狰狞的创口。


“……雷伊?”盖亚疲倦的声音不乏诧异,好似光是念出这个名字就已消耗了他的心力。他下意识地回避对方忧心忡忡的目光,浑浊的血红色眸子为了适应光线轻轻眯起。


“抱歉,把你疼醒了?”


“你治疗技术真是差劲。”


其实进屋后意识早就恢复了,只有话到嘴边变了味。


听到久违的恶言恶语,雷伊立即换上了宽慰的笑。他想开口询问欧比组织的内情,但考虑到自家宿敌过剩的自尊心只能强行咽回去。张开的口型迟疑片刻,最终缓缓道出一句“欢迎回来。”即便远离了这扇门便是腥风血雨的战场,他们也曾是彼此的救赎。


“……根据犀牛号航线,他们已经开过赫鲁卡星的界限。我全程被关押在艾里逊的地牢里,对他们飞船结构不了解。但是迪恩傍晚预定了A6会议室,你随便派个跟班去装窃听器估计还来得及。”银发男人情绪复杂地用气音念出一连串有效情报。“另外,寒暄台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不顾大局的**守护神。”


雷伊还来不及在脑中过滤海盗老巢的内情就自感五体投地。这就是盖亚,永远在思维电波上与他同步的读心者盖亚。他闭紧双眼,再次睁开时感受到平稳的电流被掌握在自己手中似千军万马,语气坚定而柔和。


“以古老行星的守护神之名为誓,我不会再让你为了我命悬一线。”


“那还真是多谢了。”


盖亚用玩世不恭的语气回敬他。


侧腹伤口传来的疼痛愈发锐利,意识也模糊不清。


他就像只被禁锢的幼兽,颤颤巍巍地淌着骄傲的血,直到第一次对上了那明亮的祖母绿眼睛。





TBC.




大概1500字我写不下去了orzz 虽说爽文但我写得一点也不爽甚至感觉到了欧欧西。想表达的是原作战联成立前,雷伊给盖亚递橄榄枝,最终改变了格斗系游者的人生轨迹。

下次更新应该有车!要给他们提供个干柴烈火床上打♂架的契机真难【表面仇人了解一下?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