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安赤]不眠


订阅了安赤结果一个月没更新,哭出声。

凑tag假车,写得很烂( ·ω·)


◆◇◆◇◆◇◆◇◆◇◆◇◆◇◆




交货时间已过,郊区的仓库拢上一层雾霭。

白色的马自达停在建筑物的阴影里,波本苦候着莱伊的归来。过去出任务时不慎留下的擦伤在车门上格外显眼。

俩人关系不合的消息满天飞,他却仍被上级编排着和执行能力不俗的男人共事,连修车的闲暇都挤不出。

他厌恶着莱伊,理由当然不仅仅局限于爱车的战损。用苏格兰的话说,他们是彼此的克星,磕磕碰碰,能力与个性相衡而不互补。

每每提到莱伊,留着胡渣的男人都笑着说“幸好你们俩中间还有个我呢。”

忍住了想点根烟的冲动,夜光灯突兀地亮了出来。察觉到十多米开外一男一女脚步声的波本退至事先准备好的藏身地。

他紧贴视觉死角的墙面,瞥不见莱伊手上搭着西装外套,在临别前将另一只手放在同行的肩上,浅吻女人的额头。后者一副享受的面容。

近乎调情的话语声入耳。波本无声地念叨着,轻浮而罪恶的男人。

鬼知道多少像宫野明美那样涉世未深的少女栽给了他。

行驶过回程路时,波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克制情绪容忍沾满酒气的莱伊坐进自家车副座的。他也不需要假惺惺地提起「今晚的行动顺利吗」这样无用的关心——莱伊的能力他熟到不行,主动扯这些有的没的只会被认作笑柄。

他猜测身旁年近三十的男人酒量极好,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听说不少组织内部的传闻,晚宴上就连稳重的苏格兰酒过三巡都飘飘然了,莱伊还依旧坐在某个角落一脸风平浪静。

波本的余光忍不住往莱伊身上瞥,后者气息有些不易察觉的紊乱。

「 专心开车,看不出我的脸有那么吸引你。」

「 你想太多,」波本厌恶的回绝。

「如果不是看在苏格兰的面子上,。」

氛围在此话出口时骤然下沉。莱伊摆了摆手,算不上嗤笑地扬起嘴角。原本是残忍的台词配上慎人的语调,为什么经过这金发男人的演绎反而变得可爱起来了?

开车的男人以介于嫌恶和忐忑当中的复杂情绪开了口。

「 你到底在脸红什么?」

「 ……?」那双橄榄绿的瞳孔无辜地回应他。

「 你状态不好吧。有醉到需要我把你扶进家门的地步吗?」

「谁知道呢。」

依旧是不痛不痒的口吻,波本愠怒地闷哼一声。

莱伊在心底暗自钦佩起男人非同小可的观察力。实际上专业素养带来的伪装背后,他想掏烟的手都在轻颤了。

整段路程还不算太长,波本车技稳妥。 只是他不可预测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天色微明时分他们抵达了目的地。金发男人有失礼节地摔上车门,这才察觉莱伊还静坐在副驾驶位上迟迟未动,刘海被汗水沾湿。

「 今晚的你真是放荡,」波本眯起眼,俯身接近大门敞开的副座;那双湛蓝的眸子渗出兽性。

莱伊气喘吁吁道出一句「 多谢提醒」,显然想封住那张嘴。

「 动作那么迟钝,刚才怎么没被一枪解决?还是说你和据点门口那探员有什么勾——」

黑发男人失衡地迎面抓住他的腰,然后堵上对面饶舌的唇。四处静谧的树干似乎容不下这个火花四溅的吻,发出了暧昧的唏嘘声。

波本瞳孔猛地放大。

这个吻极深,久到呼吸困难。












「 你想要怎么样?whoring?」波本连发问的语气都在发颤,兴奋感明显压过惊慌。

「 东西都在夹克口袋里,今晚的餐前酒有些不对劲……」

处在被动位的莱伊凑到他耳边,语气悠闲得就像只大猫,充满欲望地扑向午后阳光。

「 干我。」





◆◇◆◇◆◇◆◇◆◇◆◇◆◇◆


其实是对安室长期被同人下药的怨念。

安赤ONLY的太太们都很神!(敬畏心)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