吗啡喵

北极圈常驻 | 只吃盖亚初设

斯德哥尔摩恋人

其实这是我小号…【怂】认知上像是俩月前码的,没想到已经一年半过去了> <

NYG:

*艾盖,路人盖

*Seer拟人

*年龄限制有,甚

*此处的艾盖指的是艾里逊X盖亚,而不是艾辛格

*监禁调教。时间设定在雷盖战后盖亚被海盗兵团俘走并囚禁

*如果接受得了重口度那就开始吧ʕ •ᴥ•ʔ


Part 1

盖亚半趴在铁笼的边缘,腹部如同即将被撕裂的疼痛感令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他有些脱力地眯着眼,却依旧能够露出一丝酒红色的瞳眸。

六月的末期,自己…是在决战时从海盗手上救下了雷伊那家伙的吧。

真是糟糕啊,在那之后便被囚禁到这样一个阴森的地方。因为伤口没有及时进行处理,现在的身体也像是被开了洞一般绞痛。


突然传来往这个方向的脚步声,而盖亚也已经对这样沉重的响声习以为常。在刚刚被俘的那几天,每一名海盗杂兵都会到他的关押室里晃一圈,好似是为了显摆战神被自己踩在了脚底下。

“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哦,不要紧吗?”

今天来的人,似乎有些特殊。暗橙色的碎发遮在那张有着岁月痕迹的脸上,流露出嘲讽的气质。
盖亚用仅剩的理智缓缓将身体撑起,以一个狼狈的姿势瞪了过去。

那人就是蝎子号的统领者,亲手将昏迷的他带走的艾里逊。

“所谓战神,便是用来欺压的吧?”面前的大叔挑了挑眉,俯下身与盖亚对视着。他的轻浮更让盖亚有一种无法挣脱的无力感。

“哼……雷伊他……一定会找到这里的。”盖亚咬紧牙关,艰难的挤出一句话。然而没想到的是艾里逊直接选择了无视,慢步走到他的侧面。

艾里逊边用食指轻戳了身体上的伤口,边在他耳边轻声挑衅到:“不想要变得更加难受的话,战神殿下就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来比较好。”

“我盖亚是绝对不会……服从于你们!”盖亚捂住涌出脓血的伤口,强忍住眼角出于疼痛的泛红。意识变得更加稀薄。艾里逊阴笑了一声,从宽大的口袋里掏出药盒,再连同水一并塞入盖亚的口中。

“盖亚你知道吗。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便想要得到你。”

—————————————————————
—————————————————————

睁眼的时候疼痛感已经没有那么尖锐了。在狭窄的软床上,胸前和腰间插着寥寥几根试管,四肢也被橡胶缠绕着无法动弹。

刚才被强行灌下的应该是催眠药,盖亚这么猜想着。身上散布着一股乙醇的刺鼻气息,血也勉强被止住,只是指尖还残留着猩红色的淤泥。哼,难道是那群老怪物同情心大发么,我不需要他们的同情。

盖亚已经想象过自己在囚笼中死去的模样。尽管还维持着尊严,不过总归没有在沙场上战死那样孤高。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依赖于雷伊了。他自嘲的轻笑了一声,不知不觉眼眶里泛出久违的触动,最终湿润了。

来到这样寸草不生的阴暗环境中已经将近一周了,他却第一次敏感地拥有着自己的情绪。

他自始自终都不算坚强,只是作为为战斗而生的精灵,不断用“不能在敌人面前哭”这句话来自勉而已,那是他特有的固执。

盖亚的肩膀轻微的颤抖着,依旧无法接纳自己的脆弱。肩膀被捆绑住了连拭去眼泪都做不到,令滑到唇前的眼泪顺势滴落。可恶,原来是那么咸的东西吗。

“怎么,发现自己无法摆脱成为海盗精灵的命运,所以一个人在哭鼻子吗?”

然而艾里逊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那一刻现身。盖亚竭力别过脸,防止对方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

“有些东西,不用在宇宙统治者面前隐藏就好。”

艾里逊则直接无赖地大步跨到病床中央,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盖亚的大腿上。不可否认,身经百战的他却依旧拥有着白嫩的身材肤色,简直是难能可贵的猎物。

当盖亚缓过神时,一种难以置信的厌恶感由心而生。“快把身体挪开……放……”

刚脱口,双唇便被对方强行地堵住。艾里逊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贪婪地吞咽着更多口腔内的液体。盖亚并没有反抗的空间,只能任凭对方燥热的吐息吹上自己的双颊。

啊啊,对方并没有真正满足,而是用力地啃咬住了盖亚的上唇。两人唾液交缠。

热烈的拥吻持续了久矣,直到艾里逊享受够了便停止了啃咬,留下一道银丝不断延伸直至断开。“唔… ”盖亚呜咽着,因为缺氧咳嗽了两声,接下来就感受到了空荡荡的胃中有什么东西迅速上升直至流出。

“吐了吗。”艾里逊递过纸巾,帮面前满脸潮红的人擦拭着嘴边残留的痕迹。盖亚的嘴唇因为刚才粗暴的啃咬而溢出了血珠,艾里逊难免有些手下留情地抚了抚他的脸颊。

完成了全部的善后动作,那人一如既往踏着笨重的脚步声离开了。

“战神殿下,这也仅仅是第一天哦。”



Part 2

被羞辱的经历将睡意吞噬殆尽。透过金属墙瓦之间微小的缝隙,盖亚能勉强感受到白天的到来。

他强迫自己的感官忘记这里潮湿阴凉的环境,昨日的绝望,以及艾里逊呼出的温热气息。尽管如此,只要他还被禁锢在这个地方他便无法预知到自己的未来。他紧闭双眼,远处传来蚊虫般嘈杂的议论声。

“盖亚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伤口彻底恢复了吗?”是艾里逊的声音;盖亚想象不出自己得到了那个令他反感的大叔的关心。

“虽然还没有,不过现在注射已经没问题了。”意料之中的居心莫测。

注射指的是控制精神令自己成为他们的傀儡吧。盖亚苦笑了一声,料想到了他们的决定。

最后的他默念道,就此挣脱吧。

——————————————————————————————————————————

“只要你恳求几句,也许就能为你准备食物。不然你就会死在这里哦。”

艾里逊站在他面前如此挑逗着,“对于强大的精灵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死法。”

“杂兵真是一如既往的恶俗啊……”盖亚搓紧双拳,扔出了傲慢的语句。与此同时,他却忐忑着对方下一秒可能会有的行为。

“确定无毒之后,就戴上这个吧,否则会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哦。”


———————TBC—————————

评论

热度(27)

  1. 吗啡喵NYG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这是我小号…【怂】认知上像是俩月前码的,没想到已经一年半过去了